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代儿茶属

代儿茶属

如此反观现代使用柴胡剂量甚轻

  生半夏之辛味重,升散燥湿之力雄,故此使用生半夏之小柴胡汤功效甚速。笔者曾口尝生半夏,只要一颗生半夏在舌头上稍舔,立刻能感到舌有针刺干涩感。相反,现在所用各种炮制之半夏,无论是清半夏、姜半夏、法半夏,每每炮制过度,往往含在口中多久亦无感觉。传统上尽管用制半夏,炮制程度亦需以口尝稍有麻辣感为度。故此现在中医使用制半夏的小柴胡汤、二陈汤等方,往往其功甚缓。在丸散剂型中应当用制半夏,入汤剂则无需炮制,实际上现代中医甚少使用生半夏,主要是对生半夏的认识不足,害怕辨证不准、用药不当造成误治。但这亦造成资源浪费,直接用生半夏本有速效,却偏要炮制削弱其效。当然,由于药店多只备制半夏而无生半夏,中医师难以处方,笔者在无生半夏时,一般首选清半夏,其次为姜半夏,法半夏则不常选用,是因清半夏炮制相对较少,姜半夏稍多,法半夏炮制更多。但实际上,三种半夏的具体炮制方法,每一家药厂都有自己的特点,有其名未必有其实,故此笔者有时候自备生半夏,赠予患者以疗病。

  小柴胡汤在仲景方中是一个疗效显著、使用范围极为广泛的方剂,后人对此评价很高,而且在此方的基础上演绎出了不少的有效方剂,关于小柴胡汤的所治之证,历代医家意见不一,众说纷纭。总的来说,它在中医的众方中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方剂。本文主要从小柴胡汤中的柴胡、黄芩、半夏、党参等论述原方原药。

  传统上黄芩分为两大类,分别为枯芩(或称片芩)与条芩(或称子芩)。两者为老嫩之分,老芩因为生长时间较长,其根出现中空而枯之状,且多切片,故称为枯芩、片芩;嫩芩因为生长时间短,根部较为幼细,故称子芩、条芩。一般认为枯芩清肺火,条芩清大肠火,若以张仲景的使用方法,小柴胡汤中用黄芩为清上焦之热,则当以枯芩为优。实际上,枯芩即是黄芩生长时间较长之品,其气足,效果较好;条芩生长时间短,质量较次。黄芩以色深黄为质优,受潮则色发绿而质差,但市场上有因避免饮片变绿而先将其水煮或蒸煮,此则变成“药渣”而功效大降!另亦有被染色冒充质优者,若其色正但味苦不足者,则需要多加留神。

  )人参,则一剂处方已价格不菲!经方所载的人参,现在该选用哪一种参?生晒参、红参、西洋参、太子参还是党参?我认为,此问题难以得到简单的答案,因为重点并非在药名上,而是医者本身能否了解所选用的人参品质。顺带一说小柴胡汤的煎服法。小柴胡汤采用了“去渣再煎法”,此法还用于半夏泻心汤类方之中,究竟为何需要采用此一煎服法,笔者在《伤寒治内方证原意·痞证证治》的文末曾稍作探讨,本煎服法的目的在于“调和三焦”,使三焦营卫得通,药性柔和,上下表里通行,使诸症得解。当然,为何如此煎服能够通行三焦营卫?张仲景是怎样发现此一办法?如果小柴胡汤不用此煎服法会有怎样的结果?这些也是笔者希望日后能够解决的问题。但我认为,目前对于此种煎服法的应用过少,现今首先要做的,是更多模仿张仲景的原用法,体会其功效,才能发现张仲景的原意所在。

  ,从现代来看,其剂量甚重,但张仲景运用柴胡剂大部分用此一剂量,就算说是“小”柴胡汤亦用八两,可知张仲景并不认为八两柴胡属于“大量”。笔者在临床上经常使用原剂量柴胡,疗效迅速,且未见不良反应,如此反观现代使用柴胡剂量甚轻,难以获得原方的疗效。用仲景方每有“一剂知,二剂已”的效果,甚少长期服用。顺带一说,一般认为柴胡“质轻”,能升发少阳之气,但据笔者考证,《本经》载柴胡味苦性平,能通降而非升清,且其重剂更不可能被称为“质轻”。柴胡之“上升”,是由于下焦营血得降以后,下焦气血自能上升,上升是从功效“结果”而言,并非指柴胡本身能够上升。

  小柴胡汤中共七味药,其中的生姜、大枣、炙甘草在前文桂枝汤原药中亦有论述,本文主要讨论柴胡、黄芩、半夏、党参。

  关于人参的原药问题十分尴尬,如果处方写“人参”,实际上每一家药店都会给予不同等次的人参,不同产地、不同年期、不同炮制等,参差不齐,功效差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2 19:18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篇:应该是取它的发散之功   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thedtcc.com/daierchashu/204.html